陀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陀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石敬涛反贪局长被反贪的欣喜与隐忧袍网

发布时间:2019-11-22 17:29:13 阅读: 来源:陀螺厂家

石敬涛:反贪局长被“反贪”的欣喜与隐忧

作者:石敬涛

52岁的长春市反贪局长李晓明,正在接受违纪调查。今年2月,媒体曝光李晓明等人坐头等舱、住五星级宾馆,多次接受与案件有经济利害关系证人代付旅游、吃住等费用的“海南办案之旅”。此外,当事人还举报了李晓明家庭巨额财产来源不明、女儿留学和外出旅游等问题。(8月4日京华时报)

一个地级市的反贪局长,与“大老虎”比起来,无论是在级别上,还是在腐败的程度上,都可谓小巫见大巫,不值一提。但是这则新闻依然成为公共舆论关注的焦点,其中的原因无非在于“反贪局长”这个特殊身份的标签。“反贪局长”成为“反贪”的对象,一是有点荒诞,说明腐败问题无孔不入,腐败渗入无净土;二是有点欣喜,说明对于反腐败无禁区,不管你是大老虎,还是小苍蝇,亦或是“反贪局长”,都毫不含糊、照反不误;三是有所隐忧,究竟应该由谁来对“反贪者”进行“反贪”?

说荒诞,是因为“反贪局”作为反对贪污腐败的职能部门,是惩治和预防腐败的最后一道防线,最后一个堡垒。一旦这条防线失守,这个堡垒沦陷,可以说是对反腐败制度体系的一个重创。令人遗憾的是,长春市的这位反贪局长坐头等舱、住五星级宾馆的“海南办案之旅”,已经在无比的轻佻和随意间越过了底线,丧失了原则。试想,如果不是举报者翟学军的执着,如果不是得益于相关媒体的监督,这位反贪局长可能依然稳坐军中帐,继续道貌岸然的继续着他的“反贪”伟业,想来这是一个何等荒诞与滑稽的画面与场景。

说欣喜,是因为不管如何,无论怎样,这位“反腐局长”最终还是被“反贪”了,也算是勉强坚守住了底线。不管是因为公众举报的被动应对,还是在当前反腐败大环境下的主动作为,反贪局长被“反贪”这种“反腐不护短”、“打掉腐败灯下黑”的做法,值得称道。这就如同当前纪检部门“正人先正己”,纪检系统内干部杨森林、曹立新先后因严重违纪被调查,以及纪检系统首先自查利用培训中心公款吃喝、休闲娱乐等奢侈浪费行为的举动一样,释放出了反腐败的积极姿态与信号。这种“清理门户”的自觉意识,也必将进一步赢得尊重,取得公众对于反腐败问题的社会共识。

说隐忧,是因为反贪局长被“反贪”也再一次警示我们:谁来对“反贪者”进行“反贪”,已经成为一个急需面对的问题。无论是反贪局,还是纪检纪委系统,自觉“清理门户”固然可喜,但终究不是长久之计。谁都知道,这意味着掌握着“有病”官员“生杀大权”的反贪、纪检干部们,比一般的官员有着更多的机会被收买、利用乃至同流合污的机会与环境,仅仅靠他们的道德自律,谁都不敢保证他们不会像长春市这位反贪局长一样坐头等舱、住五星级宾馆,甚至在自己职权范围内徇私舞弊。这个隐忧不除,势必影响反腐大业的长治久安,也影响到公众对于反腐败问题的信心。

如何走出反贪局长被“反贪”的荒诞?在这一点上,香港廉政公署的一些成熟做法,其实可以给我们一些借鉴。这些年来,香港廉政闻名于世,有口皆碑,成为保证香港社会清廉的法宝。为了对廉政公署的权力进行制约和监督,廉署外部设立了4个独立的咨询委员会和1个投诉委员会,由行政长官委任,成员来自社会各界,对廉署的各项工作和行为进行严格监督,一环扣一环,以制度之环遏制腐败之链,保证了反贪制度体系的制度完整和权力的公正行使。对于这些,我们不妨用“拿来主义”,来堵住反贪局长被“反贪”的蜕变之路。

品牌旗袍

旗袍订制批发厂家

品牌旗袍设计公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