陀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陀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世界银行集团1000万美元河南养猪【新资讯】

发布时间:2019-10-16 14:20:36 阅读: 来源:陀螺厂家

养猪业似乎倍受资本青睐,继高盛、网易、中粮集团等之后,世界银行集团成员国际金融公司(IFC)也加入养猪的行列。  8月17日,IFC与牧原食品股份有限公司(简称“牧原食品”)签署投资协议,向后者提供1000万美元股权投资。牧原食品是位于河南省内乡县的生猪养殖一体化企业,IFC的投资将使其商品猪年养殖规模由50万头扩大到100万头。

不过,与高盛、网易等不同的是,IFC既对养猪感兴趣,更对与养猪有关的沼气发电感兴趣,IFC投资官员裴斐对本报记者表示,牧原食品有低碳概念,其闪光点是,安装了将猪粪转为能源的沼气发电设备,该项目在国内养猪行业中首家获得联合国CDM注册。

事实上,把气候变化放在中国战略首位的IFC,一直致力于推动大型养殖场安装配套沼气发电设备。此前,IFC还投资了大型蛋鸡养殖企业——北京德青源农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德青源),在IFC的推动下,德青源开始发展沼气发电项目,并最终实现首家沼气发电并网成功。

虽然并网成功,但德青源研发中心主任刘旭明向本报记者坦言,目前,德青源做沼气发电的生态和社会效益远高于经济效益,具有探索性质。

IFC再投沼气发电项目

IFC在中国投资的养殖企业有牧原食品和德青源两个,这两个企业的共同点是都有配套沼气发电项目。“IFC比较鼓励规模化养殖模式,通过沼气发电的方式处理污染物。”裴斐说。

其中,牧原食品的沼气发电项目于2007年12月在联合国成功注册CDM项目,是国内首家获得CDM注册的养猪企业。根据UNFCCC(《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网站的公开资料,该项目为牧原食品6个养猪场的配套沼气发电项目,预计年削减二氧化碳11.05万吨,碳指标买家为日本丸红株式会社,购买期10年。

“牧原公司利用沼气发电走在了行业的前列,这有力地支持了气候变化的大主题。”IFC全球行业部门副总裁柯叶奇说。

关于牧原食品在CDM方面的收入、沼气发电的未来发展计划,牧原食品董事长秦英林对本报记者表示,公司正在准备上市,处于特殊时期,不便透露细节。

不过,秦英林透露,养猪规模由每年50万头扩大到100万头,沼气发电的规模也会随之扩大。

沼气发电规模扩大就会带来是否并入电网的考虑,“我们现在还没有并网,这个问题还有待进一步协调。现在我们发电是以自用为主,主要是供养猪场自用。”秦英林称。

与牧原食品沼气发电主要以自用为主不同的是,德青源走的是沼气发电并网的道路。

最初,德青源只有一个蛋鸡养殖场,鸡粪按环保要求简单处理后就可以卖给农户。随着德青源的快速发展,蛋鸡存栏数达到300万,每天产生212吨鸡粪,处理压力大大增加。在IFC的推动下,德青源于2006年开始论证、设计沼气发电项目。

除了提供技术建议,IFC还给予德青源资金方面的支持,2007年10月16日,在IFC的担保下,兴业银行北京分行批准了德青源一笔为期五年的1600万元能效贷款申请,贷款将用于其在建的沼气发电项目。另外,IFC的母公司世界银行还是德青源沼气发电CDM项目碳指标的签约买家。

经过几年的探索,德青源沼气发电厂终于在2009年5月正式并网发电。

德青源艰难探索

虽然德青源沼气发电厂实现并网成功,但仍处于“艰难探索”阶段。

首当其冲的困难在技术方面,“中国的沼气发电技术,总的来讲还处于探索阶段。”中国可再生能源协会副理事长孟宪淦对本报记者表示。

刘旭明也向记者描述了德青源在开始发展沼气发电项目之时,寻找技术的困难,“我们在全国、全世界寻找技术,找了将近一年时间,最后确定德国的技术加上杭州环境工程有限公司作为建设方。”

目前,德青源沼气发电项目收入主要来自两个方面。

其一,德青源整个沼气发电项目的投资额为6500万元,每年可以产生700万立方沼气,发电1400万度。德青源以每度0.617元价格(2009年价格,包含国家对于沼气发电上网给予每度0.25元的补贴,现已调整为0.75元)卖给国家电网,一年收入800多万元。

另外,沼气发电过程中产生的沼液、沼渣还可以出售给当地农民。CDM项目注册成功,还可以有出售碳指标收入。

虽然有这些收入,但由于德青源沼气发电项目初期投资额巨大,在五年内仍难以收回成本。

“像发电机的润滑油换一次就要上万元,发电机设备使用年限30年,每10年要大修一次,修理费用需要三四百万元。”刘旭明表示,算上发电机折旧费、维护修理费、人工管理费等,沼气发电要赚钱不容易。

除技术及成本,并网是更为攸关的问题。

由于德清源项目,属于国内首先尝试沼气发电并网,而且发电量不够大。对此,国家电网做了数次论证。

“不能说国家电网不欢迎沼气发电并网,主要是要考虑安全性。” 国网能源研究院副院长胡兆光对本报记者解释。

除此之外,并网还需要建设基础设施,这是一笔不小的费用开支。

“变电站、线路等的建设,涉及到谁来投资的问题。” 中国农业大学生物质工程中心主任程序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德青源实际操作过程中,公司垫付了对变电站进行改造的将近500万元投入。

沼气发电细分市场

既然大规模的沼气发电不易,那么是否值得发展?孟宪淦认为,在中国的新兴能源中,沼气发电与风能、太阳能相比的优势是,特别适合中国国情。

孟宪淦认为,过去农村一家一户搞沼气池的方式,已不太适合目前农村经济的发展,现在应该发展大、中型沼气工程,走向规模化开发,发展沼气发电。

程序也持相同看法,他表示,沼气在没有提纯和净化之前不便于运输,所以只能就地利用,发电是一个很现实的办法。

“沼气发电有一个储气装置,只要把沼气贮存在这个装置里面,有足够的气就能够稳定地发电。风力发电和太阳能发电就做不到这一点,是不稳定的。但是,这只针对有一定规模的大型养殖场来说的。”程序表示。

对此,德清源的实验已有证明。“我们有一个2150立方的储气柜,可以储存2000多立方的沼气,用于削峰平谷。” 刘旭明表示。

和所有新能源发电困境一样,沼气上网电价成为企业最为纠结的地方。

尽管新能源中最早出台上网电价政策的是生物质能领域,即当地标杆电价再加0.25元,但从发展状况看,并不乐观。“这样的上网电价,还是偏低。”孟宪淦表示。

国家最近对生物质发电上网电价进行了调整,近日,国家发改委发布《关于完善农林生物质发电价格政策的通知》,对于未采用招标确定投资人的新建农林生物质发电项目,统一执行标杆上网电价每度0.75元(含税)。

事实上,沼气发电不仅仅是上网这一唯一途径。

“如果可能的话,养殖场发电还是自用比较好。如果沼气发电设备低于1兆瓦的话,并网基本上没什么意义,因为前期投入基本完全抵消了并网的收入。”刘旭明表示。

裴斐也指出,像牧原沼气发电的方式就比较简单,使用国产设备,前期投资小,发电量也比较小,自己发电自己用。

渔业网络论坛暨农业部渔业网开通仪式在杭举行阿穆隆

一文了解德国和美国的机床贸易现状美国是德国机床主要出口国辽源

印度行业机构称三月份油粕出口量同比减少张嘉倪

郑棉回调以释放风险中期上升趋势仍在昌邑

相关阅读